浮生若梦

最是人间留不住,朱颜辞镜花辞树。

很晚了仍旧睡不着。
被前任谈了人生,嗯,挺好的。
只是我不会傻到告诉自己还有复合的可能。
真有这种想法就是我疯了。
只是目前为止还狠不下心斩断最后一丝联系。
真是…这种感觉有些反胃。
别说哭,就是连眼眶都不曾湿。对于那些淡笑着瞥一眼然后手指一划忽略过去,不然就是随手回过去看似用情颇深的话语。
呵…怎么了?很奇怪么?
最长情的人可也是最无情的啊。
别说什么我看起来不像,我比谁都清楚我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。我选择放手的话就当真是一文不值了,怎么样?那跟我有什么关系?
你是我的谁?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