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生若梦

最是人间留不住,朱颜辞镜花辞树。

【周叶】及时行凶[上] (史密斯夫妇PARO)

白小福:

※有点长,先发一段。点文梗来自@牧童遥指,只为耍酷炖肉,不严谨因为电影我只看过海报和百度百科)。 


※前方高OOC预警,注意这不是演习;


※欢迎商议体位姿势,拒绝探讨逻辑三观。




【周叶】及时行凶(11月1日已替换为校对修改后版本)


 


1. 


从地下车库停车位到电梯的距离是十七步,电梯上升到家的楼层数是十七层。


周泽楷松开紧握在方向盘上的双手,旋动钥匙将发动机熄火,开门下车。


托君莫笑的福,罩在西装外的大衣被去了条袖子,这般造型穿在身上过于犀利,索性随意丢在后备箱里。好在他也没太吃亏,给君莫笑的罩衫上开了道裂口,直通颈下一片白花花的鲜肉。


周泽楷自诩有家室的正直青年,也并没有同行过招调情嘲讽的习惯。只是以狙击见长的神枪手并不适合贴身缠斗,能够全身而退已经是万幸,更不要说从君莫笑这种近身达人手上占到便宜。


“君莫笑”是个行内的代号,这样的代号周泽楷也有一个,从前辈那里继承下来的,叫作“一枪穿云”。


顾名思义,就是打得准,射得远。


他们做杀手这个行当,尽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业务。周泽楷入行晚了几年,彼时君莫笑已经被编进业内文化培训的讲义里,一通渲染,结语是“其余的就猜吧,反正见过他的都死干净了”。


而直到周泽楷站在与之相仿的高度,直到周泽楷本人以相同的名义被编进教材,直到周泽楷接到任务去除掉君莫笑,这句话依然坚挺在那里。


于一枪穿云的身份而言,与其说真的想要除掉君莫笑,倒不如是出于某种顶尖高手之间英雄相惜的情怀——说白了,就是借委托的名义与这位第一杀手正面交手一次。


周泽楷回过神才犯了愁,他连君莫笑的头发梢都没见过,大抵是人从面前走过去都认不出来,兴许还会说着“不好意思”再给让个路。


收下委托金的第二天,一向神出鬼没的暗杀目标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自己面前,自报家门,略过寒暄,直接拿武力招呼。这发展和周泽楷的预想相差甚远,他还没有完全确认身份,衣袖便已经被君莫笑扯在手里。对方呵呵一笑,在面罩后闷声闷气地说道,你我现在也算断袖之交了吧,来,有话好好说。


英雄相惜?周泽楷一句“你走”险些脱口而出。


他在针锋相对的场面下沉默了几秒,才开口说道,不算。


有位先生出了大价钱,让我做掉你,君莫笑背台词般悠悠地念着,感受到来自前辈的压力了吗?


周泽楷二话不说拔枪就射。


他心想压力倒没有,只不过是旁人拼命渲染的狂霸冷峻孤傲全让你自己清干净了而已,前辈。


这场外人眼中的杀手界巅峰对决,意外地平淡收尾。


一枪穿云的袖口里有把防身的匕首,君莫笑被划破了衣服,一枪穿云收了手,君莫笑尴尬地说了句什么,一枪穿云愣在那动都不动,君莫笑走了,一枪穿云没追上去。


楼层到达的提示音将一枪穿云重新拽回了周泽楷的角色,他扯了扯衬衫的衣领,大步走出电梯。


客厅里没有开灯,卧室的门框在地板上圈出一片暖光。周泽楷放慢动作除去外衣,路过沙发时随手扔在靠背上,他向前几步推开卧室半掩的房门,稍作犹豫,最终只探了个头进去。


叶修正安安稳稳地蜷在被子上假寐,他背对着开门的方向,膝盖抱在胸前,把自己的纵向长度控制在电暖气范围以内,像是只怀抱火炉取暖的宠物猫。尊贵的户主听到开门的动静没有给出反应,直到周泽楷走进屋,走到床边,这才勉强收起懒劲,在原地翻了个身,敞开四肢面向天花板。


“回来晚也不提前汇报,”叶修抬起一条小臂来回摇摆,“你先洗个澡收拾收拾,等我起来热饭。”


周泽楷摇头,俯身蹭了蹭他的鬓角:“躺着吧。”


叶修露出个恍然大悟的神情,真就这么躺着了,连摆手的动作都省了去,手臂瞬间落回被子里。他肚皮朝上,脸上写满了享乐主义精神,懒洋洋地眯起眼睛。


周泽楷见到这场面,顿时涌上些使坏的念头,他不动声色把双手挪到叶修腋下,向前一扑将人按住,左右开弓地胳肢起来。


“熊孩子快住手,住手,”叶修被床板和周泽楷夹在中间当肉馅,只能缩起脖子拼命扭动着告饶,“这身老骨头都要散……哈哈哎哟别挠了,别挠了……”


周泽楷手上动作没有停,他低下头叼住叶修的睡衣领子向下一拉,露出半边胸膛。


叶修在左侧锁骨下纹了一套完整的叶脉,图案有些抽象,乍看上去更像是远古海洋生物的遗骨。这枚纹身在他和周泽楷第一次坦诚相见之前便好端端地躺在那里,叶修皮肤偏白,将任何杂质衬托得格外醒目,也引得周泽楷总忍不住在这片地界啃来啃去,昨晚力道过火,半圈牙印至今都没有消退干净。


纹身,以及牙印——周泽楷将嘴唇贴上去,再次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——叶脉形的纹身以及半圈红色的牙印,都和在君莫笑身上看到的一模一样。


“我去洗澡。”他说。


 


2.


温水迎面淋下来的时候,周泽楷下意识地闭紧了眼睛。


他边摸索着寻找洗发露边不由自主地想,自己其实早就应该发现端倪。


不久前他们借着感恩节的由头,分别叫了些要好的朋友回家,顺道为周泽楷庆祝意义不明的26岁生日。叶修一派心情不错的架势,自告奋勇揽下了装饰的活,在客厅踩着高脚凳挂拉花。


周泽楷端着红烧鱼打开厨房门,恰巧看到那张平衡性极低的凳子歪了一下,叶修手里还揪着5米拉花的尾端,重心一偏便倒了下去。


所有事情都发生在一眨眼的功夫,待众人终于回过神来,只看到周泽楷那位面相憨厚的后辈大叫着“救命啊烫烫烫烫烫”,咚的一声把手里的红烧鱼墩在餐桌上。


再看看周泽楷本人,已经瞬间移动到了客厅中央,一手托着叶修的后背,一手捏着摇摇欲坠的拉花,还腾出一条腿勾住高脚凳的横梁。


鱼没洒,人没摔,凳子没倒,拉花也没扯坏。


叶修看了看红烧鱼到周泽楷的距离,嘴唇动了动,似乎想要说点什么。周泽楷顿时心虚,迅速把自己的嘴唇压上去,顺便塞了条舌头搅上一搅,蹩脚地化解了尴尬。


他的身体是下意识作出反应的,把红烧鱼就近找了双手塞进去,向前一步助跑起跳,脚踩餐桌借力,再用一个漂亮的空翻直接停在叶修下落的轨迹上,接过拉花抱住人,还能游刃有余地对付椅子。


从专业角度,这套动作除去实用性也至少足够美观,然而从普通人的角度来讲,就没那么好糊弄了。


还在痛苦吹手心的后辈在围观中惊恐地抱怨,卧槽,刚才发生了什么……


哎哎,都愣着干什么呢,突然有人招呼道,小周,你买的饮料放在哪里了?


阳台。周泽楷忙说。


他那时还没准备摊牌自己的身份,只顾紧张,事后才想起些不那么对劲的细节。拜那群精力旺盛的年轻后辈所赐,待聚会结束收拾好屋子,两个人都已经累得说不出话,卷进被子蒙头睡到天亮,一时没有提起的事情便再也没有提起,就这样相安无事地继续过日子。


周泽楷站在喷头下慢悠悠地在头顶揉搓泡沫,把扔掉的线索捡起来,从头理清。


叶修从一米多高的椅子上摔下来,又在中途被人接住,整个过程脸不红心不跳,连正常的惊呼都没有。除了表情的细微变化外丝毫没受到影响,心率和静坐三天的老禅僧有的一拼。


他压根就没有觉得自己会摔,即使周泽楷不飞过去接人,他也有信心自己安全着陆。


话说回来,即使周泽楷没有去接人,叶修真的这样自救成功,也顶多被定性为虚惊一场,运气不错。即使往特殊职业上想,也不会把脑洞开到君莫笑身上。


毕竟书中自有黄金屋,毕竟“见过他的人都死干净了”。


周泽楷的手臂悬在半空,半晌才重新开始按揉头皮。


倘若叶修真的什么都懂,那么从那天起,自己就已经露陷了,甚至说暴露具体身份也不为过。


仅仅是君莫笑今天出现在一枪穿云面前,只能说明他首先情报一流,其次艺高人胆大。但加上君莫笑面对一枪穿云的反应,足够了,叶修早就发现他是周泽楷了。


君莫笑抢占了先机,却并没有在一枪穿云的早餐牛奶里下毒,并不只是出于基本职业道德。


他们这一行,在必要的克制律己之外,还要懂得相当的及时行乐。


比如周泽楷和叶修之间这场长达五年的艳遇。


 


3.


周泽楷是以正常人的身份和叶修相识的。


当周泽楷还没有足够的年龄和阅历时,也总喜欢做些无意义的耍酷行为来标榜个性,身边熟悉的朋友常会调侃他——你不要不承认了,毕竟天生丽质难自弃。


十八岁到二十一岁的这段日子里,天生丽质难自弃的周泽楷习惯在暗杀任务结束后换身干净衣服,走路去一家僻静街区的酒吧小坐,因为不能喝酒,所以一般只能点杯柠檬苏打。


酒吧的老板是个年轻姑娘,面容姣好,形象干净飒爽,总体来说不像个传统意义上的酒吧老板。不过这家酒吧的一切都比较反传统,老板不爱穿低胸短裙网袜,似乎是也是件可以忽略不计的事情。


周泽楷第一次推开酒吧大门时,正赶上衣着闲散的驻唱歌手跳上舞台。那人拉过角落里的吧椅,坐上去转了两圈,偏头看向后台,似乎在和音响眼神交流,交代个曲目什么的。


周泽楷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,吸管还没放进杯子,便被第一句歌词引得抬起头来。


如果我死得早。


不是。


If I die young。


如果我死得早,给我收拾好看点,放在玫瑰床上,趁清早扔河里去,最好唱个情歌欢送一下。


生活并不如你所愿,把她自己创造的东西埋进地里,岁月是把杀猪刀,我活到现在也算够本。


周泽楷确信原歌词能翻译出许多绮丽的词汇,不过场面上的演绎,也大概是这么个意思。


他没怎么辗转打探,只凭每周一次的到访旁听,零碎地了解这个人叫叶修,并不是什么驻唱,只是老板的故交,偶尔会在那边唱唱歌,算作捧场。


平心而论,叶修相貌不算出众,不过胜在耐看,无论哪个角度都不会突兀。如果不是衬衫领口露出的半边纹身,倒更像是在办公室朝九晚五的普通上班族。他唱歌的时候用着有点沙哑的烟嗓,也不是特意练出的技巧,而是真正累年吸烟的后遗症。


这样一个人摆在那,和酒吧的环境莫名地搭。


直觉总像是偏女性化的词汇,不过周泽楷拿直觉去感受,感受到叶修和自己是一类人。


简言之,他喜欢男人,他觉得叶修也是。


现在想来,那种“一类人”的气场并不来源于所谓的取向,最重要的还是职业——人可以发展成许多种不同的样子,但毕竟都是同一个时代教条下的杀手,还是圈子里数得上名字的那种。


周泽楷没有想过刻意接近,感情这种东西对某些特殊职业来说,没必要,不需要,不用想。


有言道,爱人之于常人,既是软肋又是铠甲,不过对于他这个位置,大概是软肋,以及软肋。即使掰下来也不能藏在肚子里,更别说给自己添一根进去。


不过,那首歌唱得好,生活不会如你所愿。


五年前,具体的日期与现今的穿帮纪念日相近。那天夜里突然下起大雪,周泽楷的住处离得不远,但也不代表他愿意抖抖衣服堆雪人。离开酒吧后,便就近找了个公交车站躲避。


他抵着头,貌若放空,双手深深塞进口袋里。不一会儿,便眼睁睁地看着叶修从面前经过,手里撑了把明显是女式的蕾丝花伞。


叶修走出两步又踩着自己的脚印倒回来,偏过头朝车站里看了看,呵着白气说道,这一站这个时间已经没有公交车了,你要走的话最好去前面十字路口叫出租。


周泽楷突然福至心灵,他那张嘴从会说话起便从来没有灵巧过,却在这关键时刻造了反,鬼使神差赶在大脑阻止前说,身上钱不够,回不去了。


以他对叶修的认知,下一句台词大概是“哦,那节哀”。


没想到叶修直接说,好吧,我家不远,你要不先来凑合一晚上吧。


他们这一行,总是要懂得及时行乐的。


你不知道哪天会折在谁的手里,这其中所谓功名利禄,也是生带不来死带不去,连个继承人都没有。


周泽楷恢复常态,在三十秒的漫长沉默后问道,你认识我?


我给你的苏打水贴过柠檬片,算认识吗?叶修反问。


又是三十秒,周泽楷才再次开口,偷窥?


叶修笑了,小同志,请注意你的用词。


在周泽楷想出下一个形容词之前,他又继续说道,好吧,确实是没你窥我窥得那么光明正大了。


周泽楷想你这算什么呢,是邀请、暗示,还是以胜利之姿高调宣战?


无论如何,这挑战显得十分有看头,他接受了。


周泽楷低头走进伞下,将双手从口袋里取出来,以近乎拥抱的姿势贴过身子,伏在叶修耳边轻声说道,嗯,带我回去吧。


两个人都是第一次,没有经验的同时也免去了被经验束缚,刚进门时还有点适当的矜持打底,很快也被消耗殆尽。年轻人的身体格外扛折腾,精力旺盛,精力也旺盛,在叶修家那张一米多宽的小床上翻来覆去做了大半个晚上,才算双双偃旗息鼓。


叶修后面出了点血,和各种不明液体混在一起,在床单上滴下几片略带血丝的水渍。抬向身体两侧的双腿已经彻底脱力,仅凭皮肤的阻力挂在周泽楷腰侧。


分明是这么一副惨兮兮的样子,也没有一点讨巧和可怜的意味,分明眼睛鼻尖都已经被泪水淹到红肿了,眼神依然清明通透,眉心锁着疼痛带来的扭曲,嘴角含着眷恋和欲罢不能。


周泽楷在思维瞬间的空当里清醒过来。


满足感,眷念,依恋,在不经意间已经把心智霸占了,一见钟情和互相暗中打量的关系发展到这一步,已经太过界,甚至可以说太危险。


他看到叶修抬起手臂遮住眼睛,喃喃自语般说道,不是吧,这也……太超过了。


你说的没错,太超过了。周泽楷在心里说。


杀手不应该有温柔乡,也没资格有。这样的关系放任发展下去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所以与其让我死在你手上,或是日后让你死在别人手上,不如现在就做个了断。


周泽楷从床上坐起来,他觉得自己需要一支枪。


那支枪现在正抵在他自己的下巴上。


浴室的门被拉到一边,头顶的温水已经停了,叶修赤裸着身子贴在周泽楷身后,依然是静坐高僧的心率,以及年长恋人特有的宠溺。


他将左手揽到身前,抚摸着恋人结实的胸膛,右手拇指轻轻一挑,拨开了手枪的保险栓。


“叶修。”周泽楷站在原地,没有再多多余的动作。


“别紧张,”叶修将下巴搭在他的肩上,用鼻尖在脸颊上轻轻戳了戳,“你那两个小宝贝,我只是暂时替你保管一下而已。”


周泽楷紧绷的脊背放松下来,换了个轻快的语气说道:“……嗯,那有劳了。”


“不必客气,”叶修说着,他语速很慢,枪口在下巴和颈间不安分地上下游移,“你看这天时地利人和,不如我们敞开来,聊聊心事?”






TBC


下:[下]


===================


※最初设想让老叶唱一首林俊杰的《杀手》,从歌词来说更合适,后来脑补老叶唱,有点喜感,就放弃了……【你


如果我死得早还是很好听的,贴一个我比较喜欢的版本XD:这个


===================


买了为人师表最后几本余本的亲人_(:3」∠)_那几套本子要从全国各地的代理手里调余货,所以发货会比较迟,而且港真,连我自己手里也没有现货orz……


对咯,马路杀手这周正式开始发货咯……余本通贩点这里


这本的各个环节太过曲折我并不想说,经历了STAFFの消失,画手の厄运,作者の灾变,主催の忧郁,印厂の犯蠢,贴纸の奇遇,终于……_(:3」∠)_不过好在拿出来效果还算满意……


嗯……加之回国之后实在是忙得不行,11月初还要开会和考试,说好的点文并没有在说好的时间内写完,作为大概是补偿,月底会尽量去参加一下魔都的CP17,大概会背几本无料啥的,具体到时候再说。


先这样~=3=



评论

热度(197)

  1. ぎょう白小福(弃号勿FO)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浮生若梦白小福(弃号勿FO)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