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生若梦

最是人间留不住,朱颜辞镜花辞树。

【周叶】及时行凶[下] (史密斯夫妇PARO)

白小福:

前文及预警: [上]


我妈一天在我屋里晃10个小时,行文恍若清水。




【周叶】及时行凶(11月1日已替换为校对修改后版本)




4.


天时地利人和,怎么不再牵强一点。


有点冷的冬天,洗到一半的头发,保温效果尴尬的浴室。两人彼此各为其主,目前的主要任务是互相索命,就这么光着屁股挤在一起,拿手枪口当刮胡刀。


真是当反面教材都嫌资源浪费。


周泽楷对叶修多年来的垃圾话功夫心知肚明,此刻也不愿辩驳:“说吧。”


“我该说什么?”叶修故意说,“不愧是我看中的人,还是说不愧是轮回的王牌?”


周泽楷短促地笑了笑:“不是早知道了?”


叶修不理他,继续自顾自地说道:“你觉得哪个更合适,小周?或者我应该直呼你一枪穿云?”


“依你。”周泽楷说。


“那还是小周吧,还是这个叫得最顺口,”叶修迅速巩固了自己的结论,继而说道,“小周啊,之前说老夫老妻粗茶淡饭,日子过得跟白开水似的,这话算我不对了,你老人家突然拿这么大个惊喜出来,我还真是有点无福消受。”


叶修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,嘴上说着无福消受,声音都因为兴奋而稍稍显得有些走形,他用描述美好回忆特有的语气说:“说句实在话哈,那次你表现得也真是帅气,现在想想还是有点脸红心跳,差点就被美人计攻下自愿投诚了。”


“错,”周泽楷没有放弃必要的纠正,“五年了。”


“说得对,你不提醒我都要忘了正经事了,”叶修在他耳边吹了口气,“小周你说说看,当初大冬天的在路边装食草动物,到底是什么目的?”


周泽楷反问道:“怀疑我?”


叶修的头顶晃了晃,算是否认:“我没怀疑你呀,可是你现在不是要杀我吗?”


“原本,”周泽楷顿了顿,如实回答,“确实没想留你。”


在被打断之前,周泽楷的思绪正走到初夜结束,自己下床找枪的时候。


地上太凉,他低下头在黑暗中摸索穿进屋的鞋子,顺便用常识拷问自己,面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,为什么不直接回头掐死算完。


然后他给出了自认标准的答案——尽管入行时间只有三四年,一枪穿云也恪守着自己的情怀和风格,尤其是对此生第一个动心的人类,自然不能采取歹徒一般的手段结果性命。


说到底还是有点没舍得。


就在他短暂的自我拉扯中,叶修突然抬起胳膊,将汗津津的手掌贴在了他的后背上。


叶修的手生得好看,手指纤长,手掌小而薄,说像姑娘是夸张,但至少安在一个成年男人身上有些精致过头。叶修好看的手沿着脊背的肌理缓缓摩挲,像是怕碰坏了什么,将周泽楷摸得心口酥麻,防线崩塌,忍不住回过身将它扣在掌下,压紧叶修的身子狠狠地吻了上去。


他想什么自律克己,什么软肋,有就有了吧,护好不就是了,前人的矫情都是岁月的伤。


那天晚上他们互相拥抱着睡死在被窝里,胸口相贴,四肢紧紧交缠——真的不是因为床太窄。


第二天清晨,周泽楷端着煎蛋蹲在叶修面前,郑重地表示,我要租你半张床。


叶修说好啊,五千一个月不含水电。


于是他们又打架般在床上滚了两个来回,事后边灰溜溜地搽药边定下租约。


这一租就是五年。


周泽楷一度以为,叶修是在命悬一线的时刻用不经意的温柔救了自己的命,而那时的一枪穿云也同样年轻气盛,用一秒钟立誓保护这双温柔安抚过自己的手。


不过现实正在向他说明两个事实,首先,叶修根本不需要他的保护;其次,那时的君莫笑躺在床上,抱着同样的目的与想法,自下而上地抚摸着未来软肋的后背,也并不是温存,而是打算直接拧断他的颈椎。


至于为什么不直接用枕头闷死,估计也是相同的理由。


然后周泽楷用不经意的温柔救了自己的命。


“那真奇怪了,什么理由让你把我留了这么长时间的?”


“自作多情。”周泽楷就此得出结论。


叶修稍稍思考了一下,对这个论调表达赞同:“彼此彼此吧。”


“……也不算。”毕竟是心动在先,还能挣扎一下。


“艳遇艳了小半辈子,也可以了。”叶修无不感慨地说。


“所以?”


“所以我有件事要跟你商量……”


叶修话音未落,手腕倏地被擒住,枪口只向旁侧偏了一点,扳机已经瞬间扣下,子弹击中另一面墙壁上的镜子,雾蒙蒙的镜面上炸开一片蛛网般的裂纹。


周泽楷回身将叶修按在墙上,顺势又在方才的创面上补了一枪,两颗子弹的位置几乎重叠,脆弱的玻璃终于维持不住原型,镜面在他身后分崩离析,无数碎片溅在浴室的地面上,被水流推挤着向低洼处汇聚。


墙壁另一侧传来邻居不满的叫骂声,伴着几声暴躁的敲打,周泽楷对此充耳不闻,夺下叶修手中打光子弹的手枪随手丢进马桶,反手将他的双手压制在头顶上方,身子也紧接着贴了上去。


拿枪对付“枪王”本就不是什么好主意,周泽楷确信叶修在傍晚的交手中有所体会,不想叶修非但没有惊慌,反倒无奈地搡了搡他的肩膀:“起来,说正事呢。”


周泽楷一时气结,却也没放松警惕,他朝丢枪的方向稍一偏头,问道:“怎么不开枪?”


“拿真家伙偷袭手无寸铁的后生,做前辈的当然不会这样胜之不武,”叶修老神在在地说,他挪动着大腿顶了顶后生的胯下,“你下面那把枪倒是挺威风的,能要我命吗?”


周泽楷着实被气到了,绷不住脸险些发笑,他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试试看。”


“那就试试。”


叶修话音未落,脚下跟着一扫,打弯了周泽楷的膝盖。浴室地面湿滑,光脚难以维持平衡,周泽楷下意识地松手扶墙,中途被叶修的膝盖顶住胸口向后踢,两人堪堪避开满地的玻璃渣,从半开的推拉门栽了出去。


周泽楷后背率先着陆,还没回神便立即被叶修迎面按在地上,他抬手扳住叶修的肩膀试图往旁侧撂倒,力压几次都没有完全得手。两人在力道上互不相让,四肢躯干扭在一起,在洗手池下厮打抓咬,在主动权交替的过程中一路滚进客厅。


周泽楷洗澡洗到一半,血管泡得正膨胀,肩膀脊背被抓过的地方轻易留下道道红痕,手臂垫在叶修身下砸在门框上两次,已经带上了中队长级别的勋章,加之客厅室温偏低,淤血的颜色迅速转紫,镶在皮肤上有如部落图腾。


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也没好到哪里去,叶修脖子根部布满鲜活完整的牙印,一圈叠着一圈,锁骨下纹身快被搓破两层皮,腿上几道手指按压的红印,脚背在浴室的门槛上压太久,出现了凉鞋盘带般的花纹。


“我有个意见……”叶修艰难地伸出舌头,舔了舔嘴角渗出的血丝。


“驳回。”周泽楷翻过身,不假思索地打断他。


野兽原始的互殴方式对这两个高段位杀手来说显然是跌份的,但堂堂正正的械斗又似乎少了条裤子,不适合施展拳脚。又是一阵激烈的相扑过后,周泽楷终于抹开流到下巴的鼻血,确认绑住叶修双手的湿毛巾足够牢固,这才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起来。


他弯腰拎起叶修的一边脚踝,像消极值日的中学生拎拖把似的,一路把人拖进了亮着灯的卧室。


 


5.


一点老肉冻(x




6.


周泽楷打开房门的时候,邻居家的主妇正气势汹汹的站在门前,她刚要发作,便看到屋里猛地飞出个巨大的黑色登山包,直冲面前小青年的脑袋砸过来。


周泽楷敏捷地接住了背包,向身后一甩背在肩上,叶修只穿了一只鞋,拎着另一只蹦蹦跳跳地往门口挪,最后一步跳的极远,直接落在周泽楷身边,扶着他的肩膀将两只鞋穿好,踩在地上跺了跺脚。


“你们大半夜的在家干什么?有没有一点公德心了?”中年妇女被周泽楷的俊脸分散了注意力,终于想起自己的来意,“以后再这么闹腾,小心我去找物业……”


“行了李姐,没以后了,”叶修说,“谢谢您这些年不杀之恩啊。”


“这么晚了闹什么妖啊!”


“度蜜月。”周泽楷说着,不再理会邻居的抱怨,拉起叶修的手,一把推开了楼道窗户。


“不是吧你!”叶修嘴上说着,依然顺着周泽楷扶在自己腰上的手,向窗外纵身一跃。


邻居大惊失色:“别想不开啊!十五楼!!”


她在原地站了半天才反应过来,慌忙跑到冷风呼啸的窗口向外探头,窗外夜色正浓,路灯下两个模糊的人影正挽着手向远处跑去,很快便消失在居民楼的阴影中。


“哎哎哎你们倒是关门啊!”她冲着楼下大声喊道。


夜色中再也没了回音。


震惊的主妇倒退一步,向敞着大门的公寓里最后看了一眼,撇头走进自家房子,砰地摔上了门。


“神经病。”


 




END


==============


附上点文原梗 @牧童遥指 ,根据实际情况稍微改动了一部分,希望写出来没有太跑偏原意,感谢点梗=3=



我要挂这把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




❀图解伺候得舒服成泥摊在床上


BEFORE




AFTER






最后的最后,写一行小字,因为大概没时间写别的,所以这篇如果印个小无料拿去CP17的话,有,有人要么……(估计只有场取

评论

热度(162)

  1. ぎょう白小福(弃号勿FO)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浮生若梦白小福(弃号勿FO) 转载了此文字